[酵友分享] 談酵素稀釋之我見


斷斷續續花了幾天時間,聽完了老平農此次千島湖的講座,對酵素有了進一步的認識。尤其是他提到,很多人喝酵素都喝得太“濃”了。

他認為自製的酵素,稀釋至少1000倍後飲用,如果有樂博士的酵素作引子,那麼在以萬倍、百萬倍地稀釋後更好。1滴原液至少可以兌1噸水,甚至是可以無限稀釋,並無章法,其理接近於道家的“無”。詳情有興趣的可以找音頻來聽,我這後學就不班門弄斧了。

記得剛接觸酵素時,就是看的溫醫師的視頻,她也是講要1:1000倍地稀釋,越稀釋能量越大,當時心裏是狐疑的,這能有用嗎?因為思維定式一直是“濃”的才發揮效力,“濃”的料才夠,就如同資源越多越好一樣。

後來加了幾個群學習,很多新人也問要怎麼喝,得到回答大多是保健怎樣的量,治療怎樣的量,兌水基本都在1:10~1:50的區間內。我看到不少群友回饋說,太酸、太辣難以下口。我也曾私下問過群管,不是說要稀嗎?越稀越好嗎?群管說,他也曾如法地稀釋過,但是覺得沒有效果。一直到喝了“濃”的,效果才顯現。這效果,便是我們接觸酵素的人很多都在討論的“返病”。

講到這裏時,我想起了老平農說起他認得的一位酵友,往家裏的井中倒酵素的事情,井水原本沒什麼,看上去既不髒,聞著也不臭,可能是個宅子裏的擺設,也不去用的,偶爾突發奇想,想這酵素不是能淨水的嗎?看看會有怎樣的結果。就往井裏倒了兌稀後的酵素水,結果第二天,井水變臭了。過了幾天,那水才變清,比原先的要乾淨。老平農認為井水的這種“臭”就相當於人的返病。

但是千倍甚至更多倍稀釋後的有沒有效果呢?

老平農又舉了個例子,這是溫醫師遇見的,一位媽媽抱著發黃疸病(大約是吧,沒記清)的孩子來求診,溫醫師看那個孩子已經很危急了,出於某些原因,便說,自己沒有能力救這個孩子,囑咐母親立刻送去醫院治療,臨走的時候,給這位母親一瓶加了一滴酵素的飲用水(記憶有點不確定,總之是很稀釋的意思),關照她一路上給這個孩子喝。母親依言而行,還沒等到醫院,這孩子就已經沒事了。

昨天晚飯後,母親說胃裏難受,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。我記著這個故事。就在母親不知情的情況下(一來母親不認同酵素,二來我也沒有把握是否有效,三來我知道這樣不會吃壞,所以就沒有給到母親知情權),往她的水杯裏隨意量地放了已被我稀釋了一整天的酵素水(自從聽了老平農的講座,我便弄了2個杯子,一個是用來稀釋的,一個是用來喝的,稀釋杯裏的水往喝水杯裏倒隨意量的水後,喝水杯里加熱水成溫水喝,稀釋杯裏則同時加滿水,讓它稀釋的同時,新添加的水也在下次倒水前爭取成為小分子水而努力工作著),這酵素被稀釋了多少倍,我已經沒法計算了,但一定不是酸的那種。

靜置了約莫半個小時,我哄母親喝水,我說:“現在有種理論說,你覺得難受,不一定是哪裡病了,而是你的身體告訴你,渴了,所以,喝點水吧。”(根據《水是最好的藥》一書)母親半推半就地接過水抿了一小口。

母親是個非常不愛喝水的人,一天飲水量不足 800ml,能喝一小口,算是很給面子了。過了約5分鐘,我又遞給媽媽喝水,母親很幽怨地說:“我胃裏難受,你還給我喝水。”按母親的理論是,水進到胃裏,會讓胃更堵得慌。我又連哄帶騙地說:“喝了水,你就不難受了。”母親這回喝了3口。我想起講座裏小生分享她喝水的經歷,大意是好水讓身體自己會有喝的願望。所以,母親喝了3口水,雖然出乎我意料,但卻也讓我覺得這大約是她聽從身體意願的結果。

而後沒兩分鐘,母親開始放屁,放了一串屁後,我再讓母親喝水時,她說:“你怎麼一直讓我喝水,不過,放了屁後,覺得胃裏鬆多了。”而後,又稍稍抿了一口。

當晚,在我眼皮子底下,就只喝了這麼3次水。今天早上,我再問母親胃好點沒,她說昨天晚上睡覺前就已經舒服了。早上我出門上班時,她也一同出門,去爬山了,神采奕奕。

這個分享也許並不足以說明是稀釋的酵素水在起作用,也許,前後只是一個巧合,寫出來也僅是作為一個個人飲用酵素水開始的記錄。

但是,就我這短短幾天來喝千倍稀釋的酵素水的感受來說,那入口的水,的確比平常飲用的水要好喝很多,舌頭告訴我它對這種入口的潤滑感很受用。期間有一次我不經意喝了用自來水燒開的白開水,入口非但覺得澀、苦,甚至還覺得有臭味。舌頭已經很不喜歡這樣的水了。

我私下以為,酵素之於日常的生活,也許,更廣泛的作用是在於水資源緊缺、污染嚴重、化肥農藥濫用的當下,我們還有機會得到可以喝、可以用、可以淨化它物的好水,而不是當在“返病”時就不淡定,在“不返病”時亦疑慮重重的患得患失。

又:
昨天買了一根甘蔗榨汁,出了2杯汁(純粹興之所至,不是為了做實驗而買甘蔗),一杯我倒入了隨身帶的有酵素水的水杯中(A),另一杯作對比(B),4個小時後去喝,A的口感比B清甜,質感柔滑,而B的味道就很難形容了,與舌頭接觸有比較粗魯的感覺,彷彿你遇見的一個是有教養的紳士,另一個是淨幹壞事的地痞。

從地痞到紳士,這中間的轉化,除了酵素,最大的推手就是時間。

而後,我又將它們靜置一夜,A裏的液體浮上了一團團黑綠色的絮狀物,也不知是什麼,底下的液體顏色比B清澈很多。但是,喝到嘴裏已經有酸味了,稍後也會覺得有些微喝了類似碳酸飲料的返氣感。

我想,這甘蔗是做酵素的糖,看來,就一晚工夫,已經發酵了,儘管你看不到它冒泡。所以,如果要淨化鮮榨汁,還是時間不要太久。

20140511夜,胃疼。
我沒有胃疼的毛病,可能是晚餐貪吃辣的,很少吃辣的人,一下子不適應了,8點多時忽然覺得胃疼,因為不厲害,也就忍著,痛了大概有10來分鐘,沒有好的意思,手邊也沒有胃藥,忽然想到或者可以喝些酵素水解疼。於是,就拿著幾天前(大概有3、4天)兌的酵素水喝了一口,因為是冷的,也沒敢多喝,在口腔裏溫了一會兒後,一小口一小口地慢慢咽下去,再隔了三兩分鐘,等口腔回暖後,再喝了一口酵素水,喝水的時候,忽然想起來為什麼要喝水,這時候注意到胃竟然不疼了,實在是沒想到啊。第二口酵素水同第一口一樣,用口腔溫後慢慢喝下,然後就睡覺,一夜都很好。


轉載自:環保酵素救地球論壇 / 雁留痕酵友分享




愛小咖

與酵素結緣是天賜福份,酵素的好,只有試過的人才知道,希望酵友們用力的分享出去,讓更多人知道酵素的好。

推薦連結:
❤ 環保酵素(溫秀枝醫師推廣)
❤ 地球保衛隊
❤ 酵道孝道部落格

1 則留言:

  1. 我是喝完酵素水,在杯裡在加滿水,過1~2天
    水真的變好喝

    回覆刪除